“解体分队”重返火箭少女,双TOP两团并行,这场经纪拉锯战谁赢了?

原题目:“解体分队”重返火箭少女,双TOP两团并行,这场经纪拉锯战谁赢了?

在退团声明之后的第9天,周天与乐华、麦锐围绕着孟美岐、吴宣仪、张紫宁三位艺人发生的经纪拉锯战终于迎来了尾声,“解体小分队”重返火箭少女。整个历程看起来像一个少年起义最后失路知返的故事,但实在谁是真正的胜者还不能确定。

今天上午10时许,乐华、麦锐、火箭少女101官博同时公布声明,经由各方起劲相同,终于告竣共识,周天娱乐、乐华、麦锐尊重左券精神,孟美岐、吴宣仪、张紫宁三人回归火箭少女101(以下简称“火箭少女”)。这好像意味着这场平台方与经纪公司之间的博弈里,最后是平台方掌握了自动权。

险些统一时间,火箭少女的首张数字专辑在QQ音乐开启预售,预售价钱10.1元/张,开售后6个小时内销量突破13万。预售中还陪同着成员各自的粉丝应援,粉丝购置一张专辑就获得一次为成员助燃的时机,助燃张数越多,成员单个获得的曝光资源与粉丝福利也就越多。但现在QQ音乐上只开通了8位成员的应援通道,解体回归后的三人不在其列。

此前早有新闻透露,由于成团公布会前乐华、麦锐掀起经纪纷争,公布会以8人形式报批,现在即便退团三人回归,新专辑公布会火箭少女依然将以8人形式泛起。显然,“火箭合体”的历程不如外貌宁静,整体也不会迅速回归原来的轨迹,“解体”风浪仍有余温。

孟美岐、吴宣仪、紫宁回归,

女团经纪到底是割裂照旧共享?

从现在的局势看,乐华、麦锐公布声明回归火箭少女,明面上是周天娱乐获告捷利,那么根据此前周天娱乐强调的拥有火箭少女两年的独家运营权,今后火箭少女将接纳的是割裂式经纪,但现实上情形却存在翻转。

在合体声明公布后的3个小时,韩网爆出新闻,孟美岐、吴宣仪将回归宇宙少女,同时到场火箭少女与宇宙少女两团运动。换句话说,孟美岐、吴宣仪最终照旧两团并行,火箭少女接纳共享经纪。这场拉锯战根据乐华最初的设想走向了却局。

这个效果有些出人意料,究竟就在两天前,平台方的态度还十分强硬。8月14日“火箭解体”的三位少女首次对外做出回应,三人同时公布微博,孟美岐表现“一切灾祸都是发展的必经之路”,吴宣仪表现“心照不宣,一眼万年”,紫宁表现“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变得强盛”。彼时,民众还无法从三人语焉不详的讲话中对解约事务提取任何实质性的解读,只能瞥见三人对粉丝一起陪同感恩。这股朦胧的气氛在维持了一个晚上后,迅速被平台方打破。

8月15日14时,腾讯视频与《缔造101》节目官博公布声明,称因平台方与两家经纪公司协商未果,周天娱乐(火箭少女101经纪公司)针对乐华、麦锐及三位艺人的违约行为已经提起诉讼。同时周天娱乐再次表现,8月18日火箭少女101首张音乐专辑公布会准期举行,剩下的8位少女均出席。网友马上呼吁乐华、麦锐为了艺人的的前途出头致歉 ,而且讥讽“腾讯的法务部从来没输过”。

若是事务真的根据诉讼的趋势走下去,那么经纪公司将可能面临的未来不难预见。7月,火箭少女101遣散的听说刚刚冒头,就曾闹出过一场“封杀乌龙”。其时有网友发现QQ音乐上乐华旗下程潇、王一博、范丞丞等艺人相关歌曲均遭下架,封杀传言风行一时。随后媒体迅速消息来源,作品下架是由于乐华与QQ音乐版权到期,平台方并没有实行任何封杀行为。但事务发生的巧合让粉丝预感受到了娱乐工业中互联网平台所占有的制高点。

更主要的是,经纪公司与平台方另有数不清的牵涉。仅乐华单个艺人王一博而言,今年6月王一博刚刚成为了腾讯NOW直播的代言人,同时还参演了企鹅影业出品的IP改编剧《陈情令》,该剧将在腾讯视频播出。

之后市场上将迎来《偶像训练生》《缔造101》第二季,各种偶像打歌节目也提上日程,平台方把控着IP内容与流量入口,从上游内容制作带下游作品刊行,拥有完整的生态链条。在传统影视、音乐造星模式落寞后,互联网平台成为新的造星园地。

在海内偶像工业中,平台方的职位不容忽视。海内经纪公司通过互联网综艺获得了资源青睐,然后试图在获取流量之后与平台方支解盈利、甚至划清界线,这件事情自己需要具备相当的勇气。由于一旦真正撕破脸面,偶像艺人要么失去大量曝光资源和上升渠道,要么维持外貌的互助,实则处境尴尬。

以是乐华与麦锐的态度一直很模糊,诉讼声明公布直到8月17破晓,乐华与麦锐均未做出回应。其时乐华官方的最新微博是宣传了乐华七子的广州站巡演,麦锐官博的最新动态是推送了新团的首支单曲。舆论场上民众已经脑补出了一场“巨头教做人”系列,现实中乐华、麦锐以缄默沉静应对万变。

乐华、麦锐的“揭竿而起”,

麦锐获得了什么?

在整个违约事务中,乐华与周天娱乐的角色都十分清晰。乐华是海内第一偶像经纪公司,手里握着海内最优质的一批偶像资源,外洋营业与海内营业并行,公司A股上市已经进入尾声,是偶像市场上的第一批盈利既得者。

周天娱乐是腾讯旗下的艺人经纪公司,接受火箭少女101成团后的艺人运营、演艺运动等,是《缔造101》后续的流量收割者,它代表着互联网平台以综艺造星最终完成商业变现的新路径。

两者围绕艺人资源形成的冲突十明白显,偶像流量形成,艺人的双重经纪身份发生破裂,早在乐华组成“乐华七子”与爱奇艺九人团“NINE PERCENT”实验共享经纪两团并行时,一切就都有预兆。

这场违约事务中唯一让人模糊不清的是,麦锐到底负担着什么样的角色?在乐华与周天娱乐中,它毅然决然的选择了乐华,即便这场违约风浪中各人的关注点都在其它二者身上,它的存在感十分微弱。到现在,乐华或许实现了两团并行的初衷,那么麦锐和紫宁呢?

现在麦锐官方合体声明的微博下,谈论点赞最高的一条是“求你别再作妖了”,粉丝发生了一定的逆反情绪。情绪发生的缘故原由,一部门是不明确麦锐为什么要到场这趟经纪浑水,更大一部门是由于麦锐的行为让紫宁处在了一个十分弱势的职位。

舆论场对于三位少女“脱团事务”的关注从来就不平衡,孟美岐与吴宣仪做成团队双TOP占有了大部门舆论关注,第七名的紫宁成了追随在二人之后无关紧要的一个名字。三人脱团后首次发声,同时间更新微博,孟美岐微博转发量到达123万,谈论数19.2万,吴宣仪转发量82.8万,谈论数15.3万,而紫宁转发量38.6万,谈论数4.6万,这其中的差距有些残忍。

粉丝的恼怒在于麦锐因紫宁等艺人获得了关注,可是却没有谋划好艺人。今年6月麦锐对外宣布完成数万万的A轮融资,主投方为上市公司文控控股。麦锐表现这笔资金将会用于三个方面,一是打造男团MRX和女团MERA,二是加大对紫宁、李希侃、罗正等头部艺人的投入,三是建设更完善的偶像造就系统。

显然,麦锐的A轮融资与《偶像训练生》、《缔造101》两档节目掀起的偶像浪潮不无关系,公司宣称的头部艺人均有到场节目。由于李希侃、罗正两位艺人均未在《偶像训练生》中乐成出道,进入火箭少女101正选的紫宁被粉丝视为拉来投资的主要缘故原由。

麦锐主张紫宁解约,让原本处于火箭少女腰部位置的紫宁又增添了一段空缺期。现在三人回归,孟美岐、吴宣仪二人资源连忙上线,听说解约时代原本其他顶拍的奶茶代言再次回到吴宣仪身上,之后孟美岐、吴宣仪还将以宇宙少女的身份出席巴黎欧莱雅的运动,而紫宁面临的可能是团队存在感再次削弱。

现在火箭少女上位圈已经稳固,除了双TOP,杨逾越已经成为民众心中的“锦鲤C位”,她的新节目《心动的信号》也将播出,唱功最强的段奥娟为影戏《快把我哥带走》献唱了主题曲,火箭少女也与《明日之日2》同台联动。

而这时代紫宁既没有演艺运动,同时还背负着解体带来的负面印象,粉丝也许始终会记得火箭少女曾经有过一场轰轰烈烈的内战,差点让她们一个炎天的应援呼号成为一场笑话。有过教训的人,不会容易信赖外貌的宁静,所谓的女团经济好像成了一个伪命题。

对于麦锐而言,这场解约革命能换来什么,也让人疑惑。最初有人士推测,麦锐的站队一方面是由于获得了文控控股的助力,公司具备自行运营艺人的资源,紫宁作为麦锐现在最具流量的艺人,与其两年割裂式经纪,为他人做嫁衣,不如赌一把拿回部门经纪权,为公司引流;另一方面则是由于利益支解比例的问题,凭据平台方合约,火箭少女101整体收益支解比例70%属于平台,30%分余下11家经纪公司,对于麦锐而言,这样的比列或许资金回报太少。

但事实上,麦锐或许一直有着自己的野心。其首创人王丛以为中国的偶像工业不能完全复制日韩的生长模式,需要寻找自己的路径。麦锐的目的是基于海内娱乐情况打造出一个笼罩选拔、培训、企划、制作、宣传、经纪六大环节的偶像经纪厂牌,而厂牌效应怎样告竣?通过连续推出偶像艺人拿到话语权。

现阶段海内偶像经纪公司大多处在低级阶段,除了乐华此前拥有较多的艺人运营司理,其他公司险些都是通过平台和综艺进入公共视野,经纪公司的身份被排挤,在公共印象中这批公司不具备造星能力,到像是为平台综艺选拔训练生的把关人。经纪公司相识到自身对平台的依赖性,但也意识到这种状态与最终目的之间的矛盾。

通过两档偶像养成节目和融资新闻,麦锐成为海内偶像厂牌中着名度较高的公司之一,于是当务之遽变成了怎样从平台手里拿回部门掌控权。

解约事务是个契机,于是麦锐站在了前端,此前它未必预推测局势会变得云云孤绝,一直有新闻称乐华、麦锐等几家偶像经纪公司在准备建立同盟,与平台之间形成牵制,但现在看来这个同盟可能不会迅速组成。

《人类简史》中曾经提到,就算是大批互不相识的人,只要同样信赖某个故事,就能配合互助。而火箭少女101曾经有过这样的共识,履历过破碎,然后再次重补,只是不知道这个曾经有过裂痕的团队,在想起最初配合的信仰时,还能否一起走到终点。

END

责任编辑:

2018-10-23 09:56:19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